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魏晋风云 > 第二十五章 疑冢推测

第二十五章 疑冢推测

作品:魏晋风云 作者:寒稽古 分类:仙侠武侠 字数:1984 更新时间:2019-09-10 22:32

见叔子提起阴兵,洛子清了清嗓子,叔子急忙递了茶让他润润,听他继续说:“疑冢之说,绝非临终起意。”

“嗯,有道理。曹公久患头疾,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因此还曾一怒之下杀了华佗华神医,这才导致多年后其突发头痛,无治而薨。所以曹公并不能遇见自己何时会死去。建墓都是生前多年就开始的,所以七十二疑冢绝非在其入葬时一夜建成。”多年相随,叔子已经可以领悟到洛子不多的话语中所想表达意思。“也就是说,我们奉命寻找的七十二疑冢,其实很早就在曹公的计划之中?”

“或许比想的更早。”

“从得到阴符那时起?这阴符之石传说秦皇嬴政寻四海所得,所以才在建秦陵时,在墓里塑了十万兵马俑人,以备日后唤醒之用。而曹公自起兵之初便就设了摸金校尉一职,盗取古墓财宝换取军需粮饷。可北方平定之后,理应不必再为粮饷所愁干这令世人不齿的勾当,可又为何加立了中郎将这一要职,专门负责发丘墓冢?难道那时起就开始寻找阴符?”顺着洛子的启发,叔子开始新的大胆推测。他像是想起什么,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架找了一阵子,抽出一本书册,翻看了一会,念道:“建安十二年,一统北方,当年发兵乌桓,乌丸之战,郭嘉病逝。建安十三年,华佗被杀,曹冲病亡。”

叔子拿了卷册走到床前,对洛子说:“这建安十二年和建安十三年,怎么死了这么多人?仔细想来,这两年发生的事看似无关,却也可以串起。统一北方也就是说陕北也在囊中了,那么就有可能找到秦陵,得到阴符。郭嘉是曹公至信之人,视若奇谋,突然病故,临终曹公日夜兼程赶回,必然会对曹公有所交代。既然知道华佗为神医,又曾医好过他的头疾,曹公不该轻易言杀。华佗死后不久,曹冲就病亡。作为一代名医,就算不投靠曹公,但医者父母心,华佗面对病人就算十恶不赦之人也不会不管吧。把一个神医带上身边总是有用的。这点就算郭嘉不劝,曹公也该明白吧。怎么会说杀就杀。否则郭嘉和曹冲也不会死,郭嘉不死卧龙不出,也就不会有之后的三国鼎立之势。这样的话后面真的不知道会是何种局面了。”

叔子自顾自地边说边在屋中来回踱步,洛子安静地听着,目光随着他移动。

“对了,这郭奉孝和之前的曹公谋士戏志才,都是颍川人呢,还有那荀令公。”叔子说起颍川,看了洛子一样,他知道洛子也出身颍川的韩氏,“颍川真是人杰地灵辈出之处。”

听到“戏志才”三个字,洛川的眉头皱了一下,轻轻地说:“龙亢恒氏,也不差。”听洛子一说,叔子脸微红说:“你不提,我都忘了自己姓恒了。”“终归要回去的。”洛子用轻的不能再轻地声音嘟囔了一句,显然叔子没听到。

“我们所探之墓,先是典韦的衣冠冢,后是曹冲的墓。如果说,曹公真的得到了阴符,找到可以唤醒逝者的方法,那么这七十二疑冢,葬的难道都是曹公的或至亲或赏识或有用之人?”

“不无可能。”洛子说。

看来洛子早就猜测过这种假设。叔子暗暗感叹自己太拘泥于正史传闻了。之前只是受命寻找曹公墓和阴符,大家并未对其他事有过多的过问。今日虽寥寥数语,洛子就把自己带入了另一个诡异的隐情中,不愧是我恒叔夏倾慕之人。叔子暗想。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叔子问。

“解竹简金册。”

“就是典韦衣冠冢中取出的竹简,和从曹冲身上取出的金册么?”

“尽快。”

“嗯!”叔子兴奋起来,洛子交代的事情,他都要完成,不只完成,更要做好。

“还有。。。张骁。”

“梦子肯定会医好他的,你放心。”

洛子再次闭上了眼睛,讲了半天话,他应该是累了。叔子扶他躺下,轻轻退出屋子。他要回房研究竹简和金册。

午后,壑子和下人赶着牛车去城里买了不少东西,几大罐子酒糟,两大木桶白酒,和一大堆草药。几人合力搬来大木桶,倒上煮沸的白酒、酒糟,又撒入艾草、蟾酥、龙骨、独活、大黄等药材,把张骁剥得精光扔在木桶里熏蒸,又给他灌下一大碗大续命汤。直到他满头冒出豆大的汗珠,脸色渐显潮红。终于,张骁一口污血喷了出来。众人这才如释重负,此时早已汗流浃背。

几人又合力把张骁从桶里捞出来,给他灌了一碗清水,终于见他长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看见眼前几个陌生的面孔,张骁面露惊讶,想说什么却无力吐出半个字。那日在淮王府夜宴,梦子是乔装过的,张骁自然没有认出。

几人擦干了他,他身材比弥子壮又比壑子小,只得给他换上梦子的中衣。扶了他躺下,梦子柔声说:“醒了就好。你中了尸魂气,不能动气。”张骁看着梦子温柔和善的脸,忽闪了几下眼睫,表示听明白了。“你现在有何感觉?”梦子又问。张骁眼珠转了转,好像在检查自己身体哪里不适。憋了一会,他斜眼看看右下方,蹦出一个字“疼”,那里是黑气所在之处。梦子点点头,又轻声说:“你先休息。”张骁又眨眨眼表示好的。其余二人问:“他怎么说不出话?”梦子说:“尸魂气所伤肺部,估计是黑气压制肺气所致,休息一阵应该可以吐声。今晚就你二人轮流守着了,有何异样马上告诉我。我去想办法。”二人点头称是。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