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 第7章 你来自何处?

第7章 你来自何处?

作品:穿越我又又又被套路了 作者:白露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519 更新时间:2019-09-10 22:05

春夜静谧,时间悄悄地流淌。

但顾梨的心并不平静,她害怕会再发生昨夜那样的事。越焦虑,她便越盼望着晏清能早点回来。

他去了何处?做了什么?

其实,她对他一无所知。他是谁?来自何处?将要做什么?她全然不晓得。

顾梨放下手中的书,微微叹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响动突然传来,让她立即抬起了头,往门口看去。

大门被推开了,他如梦幻如谪仙的身影,迈着轻缓的步伐,悠然向她走来。

片刻后,他便披着一身朗朗月华,站在了她面前,对她盈盈浅笑着。

“在等我吗?”他极美的双唇开合,轻声问。

顾梨一笑,没有回应。

她起身出去,将温在灶上的饭端了过来。

“给你留了饭。”她说道。

“多谢。”晏清回应,并没与她客气,走到了桌边坐下。

他修长如玉的手拿起了碗筷,姿态优雅地吃了起来。

顾梨又在一边看书,漫不经心地说:“我怕你回来了没钥匙,所以临走前把钥匙给了常嫂子,结果你一整天都没回来。”

晏清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你去哪里了?”顾梨抬眼看他,问出这话的时候稍稍有点心虚。

他去了哪里,这是他的私事。或许,她不该问。

但晏清却回答了她:“去看了桃花。”

顾梨一笑,双眸中满是明媚:“好看吗?”

“甚美。”他嗓音清和,目光更暖,如这个时节醉人的风。

顾梨垂眸,继续看书。想来那桃花一定是好看的,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一日未归。

吃完饭,晏清放下了碗筷,像是接着刚刚的话一样,又说道:“越国有一座苍岚山,山上有一片更大的桃林。”

听到“越国”二字,顾梨不禁紧张了起来。

“你去过越国?”她问道,视线并未从书上移开,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我母亲便是越国人,我自小在越国长大。”晏清如实相告,并未隐瞒。

顾梨那颗心怦怦直跳,他自小在越国长大,那他一定知道她的事吧?如果他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还会像现在这样与她深夜漫谈、和平相处下去吗?

应该,不会了吧。

她一直低头看书,没有说话。

然而,即便她未曾抬头、也未曾说话,晏清还是看出了她的异样。他知道,她在紧张。

她在紧张什么?为何提到“越国”二字她就紧张?她是越国的什么人?

晏清把自己脑海中的信息快速搜寻了一遍,然而,并没有找到任何一条能与她相关的。

他唇边挑起一抹淡淡的笑,果然啊,他离开的时间太长了。

三百年太久远,久远到他都不能立即识出眼前之人的真实身份了。

不过,她是什么身份都不要紧,他知道她是他三百年黑暗之中的一缕光,这就够了。

晏清起身,走出去把碗洗了。

再回来,他清和的嗓音对她说道;“夜深了,快些睡吧。”

“嗯。”顾梨合上了书,站起了身。

“我明日去找匠人再造一把钥匙,给你带着。”她看着他说。

晏清轻轻点了一下头,离开之际,又道:“往后,不必等我。”

顾梨答应了一声,看着他那辉映着月光的清浅笑容,不觉有些晃眼。

二人分开,各自睡去。

晏清还是没睡,他有三百多年的空白要补,该着手准备了。

次日清晨,顾梨醒来,发现晏清又不见了。

她心中不禁暗想,他做什么去了?得是多么美的景色,才能诱使他每日早出晚归地去观赏?

难道他只赏景游玩,无需工作的吗?那他如何维持生计?还是说,他家中有花不完的钱?

收拾妥当,顾梨锁了门,去了仙草堂。

每日的工作都是那样,忙忙碌碌的。午饭后,顾梨出去帮秦大夫送药,顺便去找匠人再打一把钥匙。

昨日有一个伤了腿的病患,因为行动不便,所以秦大夫便答应了他,今日帮他把药送到家里,这样便省却了他来回奔波。

他家住在县衙旁边,顾梨经过县衙的时候,不禁加快了脚步。她现在的身份是顾湘兰,她是漏网之鱼,在逃亡,所以还是离官府远点为好。

江嬷嬷和小叶子死后,她曾仔细想过,那些追杀她的杀手,到底是何人所派?

应该不是官府的人。她只是个弱女子罢了,要是官府有意赶尽杀绝,哪里至于派出杀手?

有人只知道她带着乳母逃亡了,并不知道她还带着个丫头。所以,那晚,那些杀手才会错把小叶子当成了她,并在杀了她之后扬长而去。

兴许官府那边,并不知道她这条漏网之鱼的存在。追杀她的人,也以为她死了。所以,她暂时是安全的,只要自己小心谨慎,应该不至于惹祸上身。

顾梨送完了药,便回了仙草堂。

她回去的路上,路过了一家书铺,书铺门口支着一个书摊,上面摆着不少书。她随意往那边瞥了一眼,见其中有几本医书。因此,她便走过去看了看。

翻看了几页,顾梨连连点头。书的确是好书,其中有几项对于医理的解释,让她觉的耳目一新。

顾梨打算买下这几本书,便向那书铺的掌柜问道:“这几本多少钱?”

书铺掌柜往她手中看了一眼,回道:“给你算便宜点,三百文。”

顾梨一愣,三百文还便宜?她工作上半个月都挣不出三百文。

她不知道的是,书籍在这里绝对算得上奢侈品,除了学子,只有有钱的人才会买,所以价格自然不会低。

“能不能,再便宜点?”顾梨试图讲一下价。现在别说三百文了,她连一百文都没有。

“小姑娘,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再便宜我就要赔本了。”书铺掌柜面露不悦,显然不想做她这单买卖了。

无奈,顾梨只得依依不舍地放下了书,回了仙草堂。

今日收工得早,她回家也早。

她估计晏清还是不会早回来,便没有立即做饭,而是等了一会儿,才进了灶房。

做好饭,她没有去睡觉,而是在灯下看书。

从秦大夫那里借来的书,顾梨打算今晚看完,明日带去还给他。

她安安静静地看书,丝毫没有察觉,时间在她周遭悄悄地溜走。直到“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晏清那颀长优雅的身影缓步走了进来,她这才惊觉,原来月亮早已爬上了树梢。

“回来了?”顾梨抬头向他一笑,“饭在灶上,你自己端来吃吧。”

说着,继续低头看书。

晏清迟疑了一下,微微一笑,转身进了灶房。

他再次进来的时候,顾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他的身影,竟觉的他端着饭碗,似乎有些吃力一样。

她忙抬头往他那边看去。

难道,他搬不动棺材、搬不动砖,竟连饭碗都端不动?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