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秦末大翻车 > 第43章 脱光了给你看

第43章 脱光了给你看

作品:秦末大翻车 作者:沙拉老奶奶 分类:穿越架空 字数:2268 更新时间:2019-09-10 21:00

“你这话什么意思?”面对燕何狡邪的眼神,宋道理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却有嗅不到任何线索。

“若按你智慧,不该没有线索吧。”燕何依旧没有松口。

“你不会也是瞎猜的吧。”宋道理猜测道。

“非也,我说的可没一句虚言。”

宋道理确认完,拼命得撸了撸头发就是毫无头绪。

自己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事,认识的人也挺多,可毕竟时间不长,在秦末毫无根基,在寿春更是一个小白,毫无背景,自己的身份在寿春还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么短的时间,他们也不可能真跑到淠河去查明自己的身份。

见宋道理绞尽脑汁都没想到怎么回事,燕何的行为也有些反常,并没有因此而嘲笑,反而一脸凝重,似乎在考虑着一些事情。

“你说吧,我猜不出。”宋道理彻底放弃了思考,直接问道。

“哼!”燕何冷笑了一声,“游戏可没有这样的玩法。”

一听燕何在故意吊自己胃口,宋道理就气不打一出来:“行,等我赢了,不管怎样你都得告诉我。”

“我说完了,你继续。”宋道理拾起两枚铜钱交到了燕何面前。

“首先,你不是三日前来到寿春的,而是六日前来到寿春的,是不是?”燕何用一种审讯的语气问道。

“五日前,胡说,我就是前日刚到的。”面对燕何“无厘头”的猜想,宋道理想都没想,一口就否决了。

“我指的不是进入寿春城,而是到达寿春周边地界。”燕何解释道。

听燕何着么一解释,宋道理自己也捋了捋自己的行程。

在寿春一共呆了两天一晚,路上消耗了两天,这加起来一共才四天,六天前自己明明还被困在淠河,怎么可能到达寿春的地界。

“我仔细算过了,绝对没有,六天前我在淠河,不可能在寿春。”宋道理肯定道。

“在淠河,不在寿春。”燕何若有所思,更加疑惑起来,“六天前你在淠河?”

“是啊。”

燕何随手捡起身前的两枚铜钱,在手间转了转:“来处方向没问题,时间上也有可能。”

说罢,燕何就将两枚铜钱弹到了宋道理面前。

“好下一个问题。”

燕何刚想继续说,宋道理就打断了他,急切问道:“什么‘来处方向没问题,时间上有可能’,你是不是就靠着这个推断我不是吴兵身份的?”

“赢了就告诉你。”燕何想了想,说道,“你原是一戍卒队伍的一员,是不是?”

“你……”

宋道理彻底蒙掉了,自己的这个身份已经是四十章之前的事了,燕何是怎么知道的?

此时的宋道理完全感觉到了自己与燕何之间的信息不对等。

自己对于燕何的了解大部分是靠现场得到信息,现场推理出来,而燕何对自己的了解完全是之前就了解到了这么深的地步。

“怪不得你在城门口时对我说‘会继续查我的事’,原来你已经知道这么多了。”宋道理无奈的笑了笑,将两枚铜钱推到了燕何面前。

燕何见自己说对了,立刻兴奋起来,急忙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进寿春城是想颠覆寿春,是不是?”

“啊?”

话题跨度太大,信息量爆炸,宋道理根本不懂燕何到底在说什么?

“我要颠覆寿春?”

“是。”此时的燕何充满了自信,因为在前两个问题,燕何已经完全确认了宋道理的身份,接下来就是敲定他来寿春的目的。

“扯淡!”宋道理骂道。

“扯淡?”燕何没听懂宋道理这话的意思,不过从宋道理的语气中听得出他现在很生气。

宋道理被气得直接从床榻上跳了下来。

“想弄死我也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啊,我一个刚到寿春城的人,哪儿来的自信势力野心颠覆寿春啊?”宋道理质问道,“我看你们就是看我不爽,想弄死我吧,说我是吴兵使者的是你们,现在说我是叛贼的又是你们。

老子是谁还要你们定吗?

现在老子就告诉你们,老子叫宋首,来自二十一世纪,共产主义接班人,按年纪算下来,你们都可以当老子祖宗了(这话好奇怪),一个个的为老不尊。

老子只不过想早些离开寿春,躲避仇人追杀,陪你们演了场戏罢了,就被卷进了这么多花里胡哨的明争暗斗之中。

老子不干了,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他妈也叫宋首,也只能叫宋首。”

在寿春经历了这么多事,宋道理在此刻全部释放了出来,将自己所有的心理话和盘托出,毫无保留。

“呼~”

说完这些的宋道理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这几天,宋道理天天都活得胆战心惊,干什么事都三思而后行,说什么话都要再做思量,不过到现在为止,宋道理心中已经暗下决定,再也不搞任何花里胡哨。

他们不是要反秦嘛,跟着他们是反,跟着刘邦也是反,何况曹咎还有项氏这样的盟友,不如直接投靠他们算了。

“你们反秦还缺人吗?干什么都行,当小卒我力气大,当谋士……算了,我现在一动脑子就恶心,就算当个伙夫,打打下手也行。只要你们答应我,保我性命。”宋道理双手搭在燕何的肩膀上,一脸的真诚。

但此时的燕何却被宋道理完全弄蒙了,别说没听懂宋道理到底说得是什么,就连自己之前的猜想,也因宋道理的话彻底推翻。

见原来还一脸机智的燕何现在只能呆呆地愣着,完全就是个情况之外的状态,宋道理也理解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于是便重新坐在了燕何对面。

“这样,不管怎么说,你只对了一个,我对了一个半,我赢了,对吧?”宋道理耐心地细声说道。

燕何痴痴地点了点头。

“好,我现在提出自己的要求,咱们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东西都说出来,理一遍怎么样?”宋道理提议道。

燕何思索了一番,回答道:“好。”

“行,你先说,你从哪儿得知的我不是吴兵,之前的问题又是什么情况,你为什么说我来寿春是为了颠覆寿春?”

“因为,我查到你与寿春贼人有关系。”燕何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