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47章 电影节尾声

第0347章 电影节尾声

作品:我成了一条锦鲤 作者:丹尼尔秦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5866 更新时间:2019-08-13 21:00

“是不是现在才有了来到戛纳的真实感?”

徐铮跟季铭,一大一小,顶着烈日,吹着地中海上吹来的浪漫之风——噫~季铭想着如果是跟初晴来这里旅游,倒是个不错的消遣,可惜边上是个中年油腻圆滚滚男。

随着好莱坞明星地退去,戛纳变得相对冷情了一些。前几年,每一天都有海滩派对通宵达旦,来自某些电影剧组,来自赞助商,来自某位顶级电影人……你根本分不清这里是电影的圣地,还是好莱坞奢华的销金窟——必须要说的是,戛纳掌门人福茂本身是乐于见到好莱坞加盟的,可惜因为奥斯卡的魅力更强大,所以为了备战奥斯卡,他们的节奏跟戛纳有所矛盾。

当然,戛纳依然具有吸引力。

比如现在正在举办的中国日活动,很多中国电影会选择来戛纳转一转。小成本的文艺片,可能是希望重走贾章柯的成功之路,或者至少遇到几个买家,可以把电影成本平齐,以继续把艰难的电影之路走下去。但很多意在大陆票房的电影,就难免叫人小声窃窃,恐怕是为了拿通稿去宣传用的——但说实话买账的人越来越少了。

地主家的傻儿子也是会长成小地主的。

“人还挺多的。”

“这里的人很热情,对电影。”

季铭顶着大墨镜,扫了一眼,中国日的活动非常丰富,不仅有室内的论坛交流,室外也有很多派对、红毯、沙拉自助餐、酒会,有时候甚至都没有什么主题,聊你们想聊的,说你们想说的,如果能谈谈对中国电影的看法,也不必是多阿谀的赞美,都可以——从事华语电影国际发行的王胜,他们公司今天就有一个派对活动,邀请了季铭和文晏,尤其是季铭,这位新晋红毯大帅哥,在电影节的人气超出很多人的想象。

戛纳的热闹来自于极少数的电影明星,包括演员、导演、知名制片、投资人等等,更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游客、电影爱好者,以及很多年轻的“朝圣者”,他们也许是学生,也许还在等待机遇降临,穿着并不昂贵但足够吸引人的长裙、潮衣,来到这里,希图被人慧眼识真金,或者更直白地说,有些人只希望能遇到出的起价的大佬。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蹭红毯的中国小明星、网红,已经算是跟电影关系密切的了。

“哎徐老板,你如果去跟她们说,你是中国日开幕片《药神》的投资方、制片、主演,啊,会不会——”

虽然看不见季铭的眼睛,但是徐铮见他扯得老高的嘴角,还有贱吧嗖嗖的语气,完全明白他的意思。

“肯定没有你受欢迎。”

“那你就搞错了,我就算脸熟一点,但人家知道我就是个菜鸟演员,根本没什么利用余地。你就不一样了,你可是中国电影的大人物,虽然离欧洲远了一点,但资本家都是沆瀣一气的,说不准你就能给他们找两个角色,或者至少能在电影节期间风光风光。”季铭挺恶意地揣测这些追梦男女,管他呢,都是老外:“放心,我不会跟姐说的。”

“我不一定不告诉小初。”

“你告诉她,她也只会开心能听到我的名字。”

“……”徐铮低头,从墨镜上面看季铭,这得多不要脸:“你牛。”

今天徐铮算是主角人物,季铭严格来说也能算是半个——一则他是本届电影节最有排面的中国明星了,二则他也客串了《药神》,除了徐铮,只有他这个客串的演员在场,其他所有主演全都没在,难免他也要作为参与人之一上台交流的。

“真热。”

“进去就好了。”

“嗯,《欧洲攻略》,梁先生演的?”季铭看见一块易拉宝,上头中英文的介绍,他还看见了加拿大凡凡和他那位,一言难尽的中戏师姐:“系列的新电影么?”

“嗯,你没听说么?马楚城拍的啊。”

那就是了,这位金牌摄影师转行的港城导演,曾经执导了《韩城攻略》和《东京攻略》,颇受好评。

“你也真是的,前几天人还花了大价钱上过《场刊》封面的,你都没看见?”

“没有,我只看了夸我的那几期。”

“……”

可以,夸你的还有好几期呢,厉害了,我的鸡,你怎么还不打鸣呢。

“怎么了?应该还可以吧?”

梁先生近年来的作品,虽然有点一言难尽,好吧,直接说,烂片超多,都是为了钱。但毕竟这是老系列,还是有点让人期待的。

徐铮默默摇头,意味深长:“有些人,有些地方,并没有跟着时间一起往前走啊。”

啊哈。

秒懂。

老港片的烂梗,手法老套,剧情随心所欲,破漏百出——时代早已经变了,类似《湄公河》《红海》,才是港城类型片导演的新出路。季铭其实当初还稍微了解过,他发现真的,港城类型片导演拍主旋律动作、战争、警匪的时候,其实很有发挥余地的,也真是一枝花从侧墙开。

……

中国日活动现场,季铭几乎以为是回了中国,有不少老外面孔,但是有更多的中国面孔——毕竟现在国内电影的国际化做的也还可以了,老外面孔不少见,尤其是特效商业片。

很多港城的、湾湾的、狮城的,马来亚的电影人,顶着华人面孔一起来“共襄盛举”。

热闹是真热闹。

在戛纳想要拉一帮人凑热闹,其实不难的,很多人在路边举纸牌子讨邀请函——邀请函有很多官方渠道可以拿,但如果有高级邀请函主人,以更有面子的方式,走更高级的车道,进入到更高级的场合,那当然更好。

季铭他们的邀请函就很高级——因为他是竞赛片剧组。

不过他还没有去路边拣人过,他之前跟初晴隔着六个小时的时差视频,特得意的,邀功地说,他真是为了她一枝花,放弃了好大的森林啊——初晴说:接个电话,等会再说。

摔。

“哎季铭。”

“你好,陈经理?”

“啊呀,你还能记得我,真是荣幸。”陈经理是猕猴桃的选片经理,跟季铭其实没什么大的联系,不过都是国内这一摊转来转去,碰面的机会还是有不少的。

这话说的,季铭只好尴尬一笑。

“你这回可是为国争光了,我来戛纳出差也有好几次了,还是头一次有一个中国人这么受关注的。”

这话倒也没什么问题。

虽则有不少华人拿过奖什么的,但那都是尾声了,也没有时间蒸发成影响力,电影节就结束了。再比如巩立这样的大人物,大家也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就好像我们对很多欧洲电影大师,也并无兴趣一样。大家最愿意倾注眼光的,无非是有趣的有料的,那么多在红毯上作妖的,不就是为了这个。

季铭红毯一走,官方加持,再来一个颜值打天下的锦鲤许愿,那绝对是挣了个脸熟。

“呵呵呵,是么?”

“是的啊,你看以后有机会我们也合作合作啊,你跟企鹅做这个片子,说实话,不是我诋毁他们,他们能给你多少帮助啊?对吧,还不是靠你自己,靠文晏导演。你来跟我们合作,我们手上也有很多的IP、剧本啊,你要有兴趣,我们都可以商量的,毕竟我们平台在视频网站里,还是比较强势的。

再说了,近两年我们也常常在国际市场上买片,以往都是欧洲人美国人买我们的片子,现在也轮到我们挑拣了,国内市场这么大,与其跑到人家地界上去低声下气,寄人篱下,还不如咱们自己同心同德,把自己家里弄的更好呢,种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到时候不说好莱坞,至少一些欧洲电影,亚非拉这些,咱们弄个戛纳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太能说了这姐姐。

有道理没道理的,跟下暴雨似的。

“您真有派头,佩服您,我们这些小演员,就有赖贵司领导了。”

“哈哈。”

杨如意及时出现,把季铭带了过去。

季铭遗憾地很陈经理告别,他的眼睛里全是不舍,他多希望能再听一听陈经理的高谈阔论,但是他不行,现实不允许啊,那就再见吧,最好回国之前就不要见了。

“我的天哪,为什么猕猴桃还有这么有思想的选片经理。”

“没有思想怎么来戛纳买片子。”杨如意对这些人更熟悉,其实季铭对杨如意从比较挑剔,到比较宽容的过程,就是看见她努力经营人脉圈的时候——他自己在这方面是有一点“文青”的,固然他可以左右逢源,也愿意向权力人士表达虚假的崇敬,但更多时候他不太想要花费很多精力去经营这一部分。

杨如意帮他做的还不错,现在随着季铭在圈内地位的升高,还变得越来越不错。

一个略微软乎的经纪人,莫名地适合季铭,具有庞大的商业价值,具有高度的实力保障,但喜欢在自己和整个行业的喧嚣之间,挂一道隐隐绰绰的帘子。

“你别看她在国内一线明星那里,也不算特别重量级的人物。但是在很多片子那里,她也是衣食父母型的了。猕猴桃这些中国视频网站给出的价码,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是大家都想要咬一口的肥肉。”

这就是变化。

二十年前,中国电影人等待着外国买家,花费几万、十几万美金,换成人民币,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之多,已经足够覆盖掉成本,还有盈利——毕江西的成名作《路边野餐》,只花了二十万,人民币。回报高达数十倍之多。

现在,来自中东、拉美、东南亚、南亚,甚至欧洲的小成本电影制作者,越来越把期待的眼神投向中国买家。这个趋势或许现在还不甚明显,但确实已经出现。

来戛纳,你很难逃过这些话题。

连你的经纪人都会突然给你来一段,这就是电影殿堂。

季铭看向杨如意,摇摇头。

他很快就见到了殿堂真正的权力人物,戛纳的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

福茂!

很多关注戛纳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名字,资历深厚且不受干扰的选片权,让福茂成为决定主竞赛、一种单元、开幕、闭幕、导演双周所有这些板块的入围片单的主宰者。

“季铭,”福茂的中文名字发音,竟然相当标准,这位跟中国影人打了很多年交道的法国电影人,会一点点中文:“你知道么,当我在《遇仙降》里看到你的表演的时候,我跟他们说,可以,再给他们一个月,一定要让它来到戛纳。”

英文交流。

“我必须非常感谢您,给了我们一次非凡的,有关于电影的奇妙体验。”

“哈哈。”老头很会聊天儿,他这个位置,跟全世界电影人打交道,也确实需要一点手腕:“我确实非常惊喜,能够在中国电影里看到这么不同的作品。你的电影是这样,毕江西的也是。

你们要知道,中国电影可能处于一个商业化和艺术化的间隙,最早大家都在拍艺术片,甚至艺术片就等同于电影,然后张开启了你们的商业大片时代,接着大部分的资源、人才都开始去追逐市场。但电影始终是一种不可放弃的,可以呈现我们的思考的载体。我觉得中国电影尽管有一些特殊,但终究还是会走到这条路上来,商业和艺术,将会共存。”

惯例是不谈任何奖项的。

片单由福茂决定,奖项由评委会决定,两者相互独立。

惯例是要合影的。

《我不是药神》的播放,也得到了惯例的掌声。

导演文木野、徐铮和季铭,有一个映后的简短问答会。

主持人在介绍三个人的时候,季铭获得了很多掌声——当知道他客串了其中的钢管舞经理后,甚至还有口哨混在其中。整个气氛,一下子就非常融洽了呢。

“我并不是这部电影的主演,只是他们都没有来到现场,所以我作为参演演员的一份子站在这里,做一个吉祥物。更准确的说,我是一个离电影最近的观众,我在电影里面看这部电影。”

交流颇为平淡。

国内的媒体想要问的早就问了,国外的媒体,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能报导中国日就不错了,还要详细到开幕片的前世今生么,那就没什么必要了。

行礼如仪吧。

季铭捞到了一个拍戏体验的提问,还挺尖锐的,是不是因为某种审查的因素,导致他没法跳的更尽兴。

“我想是因为剧组没有准备更多预算,毕竟,解开外面的扣子,跟你说的跳尽兴之间,可能差的并不是别的,而是片酬。”季铭看看身边的徐铮,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不是太实在了?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向钱看的演员,导演们不要被刚才的话吓到。”

哈哈。

没有谁在这种场合掏心掏肺,戛纳有的是各种主题单元让你发挥。

稍后季铭还参与了一个青年电影人的论坛,晚上看了一种单元的《地球最后的夜晚》,这电影,不太合胃口,但相当多的老外还看的挺投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看明白了。

这一整天,大概是季铭来戛纳之后,出镜最多一天了。

国内媒体,几乎整天都能拍到季铭,一身休闲正装,像是电影里来海边度假的华尔街金融精英,游走于不同的圈子,国内、欧洲,电影人、商人,艺术、时尚……

独眼浪在报导中说“季铭经历了戛纳之旅最繁忙的一天,尽管我们并不能看出他有多少疲惫,面对每个人都精神奕奕,面对不同的话题谈笑风生,在权力人物和普通同行之间,游刃有余……”

……

电影节来到倒数第二天,“一种关注”单元率先公布奖项。

此前颇受热议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并没有收获。

季铭被逮住问感想,以及“是否认为华语电影在本届电影节并不受青睐?”以及“对明天的颁奖典礼,有什么自己的期待?”

“……”

这位女记者,来自澎湃——澎湃居然还有记者到戛纳来,厉害了。

这么鲁的记者,他也是在戛纳头一次撞见。

“你今天的造型很漂亮,谢谢。”

走了。

留下颇为莫名的记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晚礼服,因为很多场合非正装不许进,所以记者们大多也是晚礼服加身——她这一身,最大的赞美,估计也只能是挺合身了。

毕江西失手,在国内还是引发了相当大的动荡。如此前企鹅影视的孙总请饭的时候说的,《地球》幕后的操作者,在入围一种关注单元之后,就着手开始布置宣传策略了,此时已经铺开到一个程度了。

一下子听说颗粒无收,还是相当有冲击感。

甚至为《江湖儿女》和《遇仙降》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某前影业公司副总,就在微博上泼了一大盆凉水:“最开始的几天,《江湖儿女》和《遇仙降》良好的反应,还是让我有一点点期待的。但是随着后面电影首映,越来越多的片子,比如我们隔壁的日韩,以及意大利、美国的一些片子,都得到了很好的评价,在场刊评分上也并不逊色。到目前为止,《燃烧》3.8一骑绝尘,《小偷家族》3.2位列其后,相对于2.9和2.8的《江湖儿女》以及《遇仙降》,要领先不少。此外,法国国宝导演戈达尔的《影像之书》3分,《冷战》和《幸福的拉扎罗》也有2.9分。《江湖》并且第四,而《遇仙降》只得第七——亚洲影片此次还是颇为瞩目的。

《地球》的失利和场刊的评分,当然不会影响评委会的决定,但还是让我们清醒了一点,入围大年不一定是获奖大年。而且坦率的说,今年日韩电影得奖的可能性,要比华语电影高,尤其是《燃烧》,赞誉非常多。”

跟喜田、季铭关系不错的媒体,季铭的粉丝、路人,口风也是随之下调——能入围就很牛皮了。

但到了京城时间20号凌晨,戛纳卢米埃厅外红毯升辉,无数记者,以及路边、树下、树上密密麻麻的观众,还有很多国家翘首以待的影迷们,依然饱含期待,揪着心等待获奖名单地出炉。

凌晨一点的各大网站,都只留下值班记者,等着全名单出来发新闻。

唯有微博,带领着一群夜猫子,在微博电影,以及一些身处戛纳的电影博主等人的快讯播报里,第一时间关注着戛纳的消息。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