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星际鉴牌师 > 第57章 内鬼

第57章 内鬼

作品:星际鉴牌师 作者:林上盛绰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2358 更新时间:2019-08-13 19:00

西塔花牌在空间中将江一潼与朱信勾结在一起出卖富疆的一幕幕透露了出来,串改合约、收纳管理层指纹、还有去会议室拷贝文件......种种种种才导致昨晚的一系列事件的发生。

“朱信,你恩将仇报!”盛蔻蔻看得出来,朱信这分明是不服气之前大家的决定,才导致出卖富疆。

“没想到他这么记仇,里昂斯都还没说话,真是小人一个。”(里昂斯是MINI总设计师)

蔻蔻恨不得立马冲上顶楼,把一切都说出去,但西塔花牌这时告诉她:“不能说。”

“不能说?他都那么做我为何说呢么不能说?”

“没有证据。”(西塔花牌告诉盛蔻蔻的意识)

“证据?你不是...证据么...?”

“对啊,没证据,西塔花牌他们又不知道,我总不能把牌拿出来吧?”

来不及想了,她赶紧往上跑,嗖的跑了上去。

“关旭芳先退下来,那笔钱我让她负责的,她脱不了干系。”威尔指的是接受里昂斯的老东家雀资本给这个投资项目时的钱,他签字的时候看过,没有问题,但却犯了个错误,走了第三方,这种低级错误他有错,但终究是底下人瞒着,合同里不体现,现在平白无故出现在舆论中,反而让不知情的人以为富疆不干净。

盛蔻蔻刚进来就听见关组的事情,赶紧说:“关组是冤枉的!”

威尔与刘振楼都皱着没有转过来看着她。

“盛蔻蔻你想干嘛?说话注意点!这是公司!”威尔的意思是她嗓门太大了。

“威尔,对不起,你一定要听我解释。”

威尔眼睛里冒着血丝,露出的也是血气,他紧紧地盯着盛蔻蔻。

她看了一眼对面的朱信,于是将玻璃打成雾状,于是赶紧说:“我不是间谍,但的确有内鬼。”

听这话的意思,威尔范知道她什么都知道了。

“谁是内鬼?”

“谁是内鬼我说没用,要证据才行。”

“那你现在在跟我玩文字游戏吗?”

盛蔻蔻焦急的脸都红了,她忽然想到朱信跟江一潼想要传东西出去,必须要接触文件,通往顶楼的楼梯都是定制的工作牌,她即使偷了蒋闰祖的指纹,也要复刻下来才行。

“西塔花牌帮帮我,帮我看看江一潼的指纹是在哪里复刻的?”意识立即达到脑部的西塔花牌,瞬间看见了江一潼是如何复刻蒋闰祖的指纹的。

作为蒋闰祖的助理,江一潼早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就采集了他的指纹,那是在出差的时候,江一潼特意让他戴上了可以复刻指纹的手套,这才采集下来的。

“居心叵测。”

她家里的电脑里有复刻版。

“查所有人的电脑,要家里的。”盛蔻蔻不管后果了,既然人名不能说,那就算会被猜忌也要提上那么一个关键点,突破口才有收获。

“你到底知道什么?你知道是谁干的?”威尔走到盛蔻蔻面前,严肃的质问她,他的眼睛里除了这些还有怀疑。

“我知道,但我不能说,我只想帮富疆渡过难关。”

“找黑客是你自己提的,你自己去做。”威尔这是在逼盛蔻蔻,要查电脑可以,自去查,而且必须去!

转身的时候,盛蔻蔻突然说出:“江一潼,江一潼复刻了蒋闰祖的指纹。”

威尔也突然转过身来,连刘振楼都惊讶了!

“盛蔻蔻,你说的真的吗?你哪知道的?”(刘振楼)

“你!”威尔指着盛蔻蔻气不打一处来。

“是不是你泄露的?跟你说了几次了,做事要长脑子。”原来威尔昨晚打电话就是想问问盛蔻蔻在工作当中的细节,他凭自己几十年的研发经验来看,最可能出错的几个点有一个可能就出在新人研发人员身上。

盛蔻蔻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总不能“胡言乱语”说自己是靠什么西塔花牌才看到的。

“是我、是我故意拿了朱信的产品,才导致后面的事情的。”

正在气头上的威尔范根本没有仔细的听她说的话,只知道这意思大概就是她的错了。

“老刘,让白鬼找江一潼电脑,顺便把她她也看看。”盛蔻蔻的眼泪现在是最不值钱的,威尔说的而每一个字她都无能回绝,真的无助到家了。(白鬼,威尔的朋友,)

“这下完了,我要滚蛋了。”(盛蔻蔻的心理活动)

“你给我呆在这里。”

盛蔻蔻看着威尔,闭着嘴巴,从样子看她也不愿这样,威尔看着很矛盾。

出去后,刘振楼问道:“她怎么知道?”

“这个小丫头,她想立足富疆,居然搞这么一出。”

“她弄得?我看不像,但肯定知道什么?跟朱信有过节,那朱信....”

还未说完,刚准备按键的威尔立马看向朱信的位置,他反应过来了什么。

这个时候朱信也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很不屑的样子。

这一眼,威尔终于明白了。

他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与被人被背叛的感觉,刘振楼赶紧拦在他面前,握着拳头的威尔看起来太渗人了。

“威尔,先把势头稳住,给董事长个交代。”刘振楼劝道。

威尔走进了电梯,立即打开指纹系统,将所有密码清空,自己设了只有自己知道的密码。

“太失败了。”他这话是在嘲笑他自己被底下人出卖,伤害了自己最爱的富疆。

刘振楼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此,盛蔻蔻跟朱信两个人被关在顶楼两个封闭会议室里。

蔻蔻的哭声开始放大,一是伤心自己无奈背锅,二是看见富疆与自己敬重的管理层被

出卖她从内心感到难过,社会的复杂曲折、不由自主、无法控制、身不由己今天她全部体会到了。

江一潼于昨晚坐了飞机带着父母跟gofar给的巨额贿赂款逃往泰国,她将任泰国gofar分部公司的人事经理,虽然没有合同,但是泰国分部已经接到临时到任的通知了。

留在深圳的台式电脑被白鬼揪了出来,确实有蒋闰祖的指纹,是她干的!

下午,在召开新闻发布会前三个小时,威尔知道了事情所有的来龙去脉,他也知道富疆是被江一潼和朱信出卖的,但朱信没有证据证明他参与了这件事情,因为顶楼的监控全被删除了,而唯一能定罪的江一潼逃往海外,身份换的彻彻底底,说明这一次是有预谋的要将富疆拖垮,将富疆的果实硬生生抢走,这种贼喊捉贼的卑鄙下流的事情让所有知情人愤恨至极!

威尔又上楼去了。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