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专属造梦师 > 第23章:丢下

第23章:丢下

作品:专属造梦师 作者:盏盏 分类:都市生活 字数:3277 更新时间:2019-08-13 18:30

阴阳叔头也不抬的回:“赋予了好梦才是好梦结,沈天毕那糟老头没教你?”

沈姣有些尴尬,是她以前太胡闹了,总以为老头子还能活很久,所以对这些事也不上心,到头来一无是处,压根没学会什么。

“丫头,这些东西学起来不难。”阴阳叔脸上的表情变得高深莫测起来,“难学的是看透人心的判断力,这才是你身为沈家人最该学的。”

看透人心?

沈姣不明白,正要追问下去,阴阳叔却又收起了脸上的神情,开始赶她走了,“没事就赶紧走吧!我这地方小,又不吉利,你这种小姑娘别久待!!”

“叔,山不在高水不在深,你这地方小又怎么了!”沈姣扬起笑死赖着没走,拿着手上的东西,不忘拍马屁,“这比魏家可是舒坦多了!”

一听魏家,阴阳叔的脸色却是一变。

“你在魏家?”

“对啊!”沈姣有些忪愣的点头,见阴阳叔神情有异,忍不住问,“怎么了吗?”

阴阳叔脸上一片阴翳,本就长得有些吓人的他看起来更像一个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他焦躁的在店里踱了两圈,最后在沈姣面前站定,冷着脸问:“沈天毕那死老头让你去的?”

沈姣:“对。”

阴阳叔:“呵!他沈天毕自己造下的孽却要孙女来抵消,真是好笑!”

沈姣越听越糊涂,老头子在魏家造什么孽了?她想追问下去,却又见阴阳叔转身去了柜台。

他蹲在地上翻箱倒柜翻了半天,最后终于拿着一个看起来奇形怪状的东西递给了沈姣,声音冷冽:“拿着!保命的!”

沈姣展开手心看了眼,这是一个黑色的珠子,看起来让人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不像是什么能保命的东西。

“叔,这是什么?”沈姣不懂就问。

阴阳叔冷笑一声:“里面有一只灵,关键时刻能替你保一条命。”

灵啊……

沈姣之前听过这种东西,万物皆有灵,但有些灵没有那么强大,所以并没有意识,但还有些灵吸收了万物光华,就会有自己的意识,被人误以为是妖怪。

这个珠子里面居然也藏着一只灵吗?

“叔,你那还有吗?”不知怎的,一看见这个黑灵珠,她就会想起魏越淮来。魏越淮身上那灰蒙蒙的死气和噩梦气息同样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阴阳叔冷哼一声:“你想干什么?”

沈姣没有隐瞒,三言两语把魏越淮的事讲了一遍,最后讨好的笑:“叔,你要不就再送我一枚呗?不然我怕魏家二少爷都撑不到我替他把噩梦散了的那天。”

听到魏越淮的事时,阴阳叔便陷入了沉默。

好半天,他骂了一句:“我就是上辈子欠你们沈家的!”

说着,他又重新蹲在地上翻箱倒柜起来。沈姣抿唇一笑,突然觉得这位阴阳叔瞧着也挺可爱的,比魏家那些人可爱多了。

最后阴阳叔又扔给她一个和刚刚那个差不多的黑色珠子,板着脸直接下了逐客令:“赶紧滚!以后少来我这儿!”

沈姣赶紧又道了几声谢,这才拿着东西走出店门。

一出去,外面一阵热气掀过来。

沈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阴阳叔的店里好像还挺清凉的。不像是空调的那种凉爽,而是透到骨子里的清凉。

但是阴阳叔的店里有空调吗?

想着想着,沈姣打了个冷颤,没敢继续深想下去。有些事,还是一知半解的好,知道的多了反而束手束脚。

阴阳叔的店离商品街挺近,沈姣买了些需要用的日用品以后,见已经差不多到饭点的时间,便拿出电话给魏越宁打了个电话。

对面响了几声,随即被接通。

沈姣:“喂?魏大少爷,你们现在在哪?”

对面却是魏越禾阴阳怪气的语调:“你偷偷打我哥的手机干嘛?沈姣,你该不会是勾引魏越淮不成,还想来勾引我家大哥吧?”

沈姣默了默,听出了魏越禾语气间的幸灾乐祸,她深吸一口气,直接问:“你们在哪?我们回魏家吃饭还是现在外面吃?”

“谁跟你我们了!”魏越禾得意笑道,“我们现在在商场,你要过来就过来吧!”

沈姣刚要追问几句,魏越禾就已经挂断了电话,绕是沈姣再怎么打回去都没人接听了。站在街头,沈姣叹息一声。

这是造了什么孽呦……

这儿的大商场只有一个,不过沈姣的位置离那儿挺远的,趁自己还有点钱,她打车往商场而去。

路上,沈姣便隐隐有些怀疑魏越禾是不是在骗自己。到了商场以后,她再度打电话过去,对方却是关机的状态。

看来对方是真的把她骗过来,然后自己跑了。亏得商场外面有公共休息区,沈姣拎着自己那几袋东西坐在座位上,倒也不会觉得太累。

最后点钱也因为打车花光了,魏越宁的电话打不通,不用想都能知道魏越禾在耍自己。她没有急着打管家的电话,硬是在休息区等到下午五点的样子,这才拿着即将快没电的手机给管家打了个电话。

简要说明自己的处境后,对方还没给出答复,手机便支撑不住的关机了。

看着一片漆黑的手机屏幕,沈姣笑了一声,还挺给力啊……

魏越禾太冲动也太直性子,以为把她丢在这儿就能把她如何。她不会再直接跟魏越禾硬碰上,谁家养出来的孩子当然是谁去教管。

在商场等了约莫半个小时,一辆车停了下来。沈姣瞧着那车有些眼熟,下一秒,果然看见魏越宁从车里下来。

沈姣挑眉,居然不是管家?

“沈小姐。”魏越宁在沈姣面前站定,他仍旧穿着早上出门时的一身西装,但脸上多了些疲色,“不好意思,我来接你回家。”

“大少爷。”沈姣似笑非笑的抬头望向魏越宁,“怎么是您来接我啊?”

意识到沈姣语气间夹杂着的某种情绪,魏越宁微微一愣,紧接着连忙解释,“我正好从公司回来,接到祖母的电话……”

“哦,接到了老夫人的电话。”沈姣点点头,起身质问,“那魏大少爷如何解释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自己带着三小姐回家的事情?”

闻言,魏越宁脸上的歉意更重:“我公司临时有事,阿禾把我的手机借去打游戏,我并不知她把你丢在了这儿。”

原来是这样……

沈姣脸上的气势淡了些,没再多说什么。她的目标也不是魏越宁,她是要让魏老太太知道魏越禾对自己的不喜和针对。

只有魏老太太对魏越禾施加压力,魏越禾才会老实些。

否则无论她怎么忍让,魏越禾都不会放过自己,反而会越来越过分。这次是把她丢在外面,下次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来。

她跟着魏越宁上车。

习惯性的打开后车座的门,只见车后座还放着几沓文件,她眸光微闪,下意识的看了眼魏越宁。岂知魏越宁也恰好看过来,二人四目相对,魏越宁先不好意思的开口:“不好意思,文件有些多,你坐前面吧!”

沈姣敛起眸底的情绪,把几个袋子放在后面,自己坐在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其实她并不习惯坐前面,但看魏越宁的样子,该不会是故意想让她坐前面的吧?

沈姣不确定,把安全带老实扣上,以免发生偶像剧里的那些剧情。

魏越宁也上了车,似乎是养成了习惯,一开车就顺手开了音乐,古典音乐又在车厢里响起。沈姣这个位置音感很好,音乐全钻进了她的耳朵,有点催眠。

想着,她不受控制的闭上眼。

“沈小姐,阿禾是个小孩脾气,你不要与她见怪。”

快要睡着时,魏越宁的声音又突然响起。沈姣睁眼,微微转头朝魏越宁看过去。他认真开车的样子还挺帅,沈姣看着有些愣神。

约莫是没等到回答,魏越宁偏头看向她。

“大少爷,你这话已经对我说过几遍了。”沈姣收回目光,静静的看着前面的道路,声音微冷,“我比三小姐不过大几个月而已,都是同龄人,没有什么小孩不小孩的。”

魏越宁沉默了,大概是阿禾的小孩脾气,在他眼里,阿禾总是像个孩子,却不曾想会和沈姣是同龄人。

正要道歉,却见沈姣闭上了眼,脸上多了些倦色。

一路再无话。

***

回到魏家的时候天色刚好黑下来,沈姣被魏越宁叫醒之后便拎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车。有佣人过来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并道:“沈小姐,大家都在等着您和大少爷吃晚饭,您就先过去吧!”

沈姣点头,回头看了眼魏越宁。

等到魏越宁也走过来以后,两个人并肩往大厅走去。

一进去,沈姣就看见脸色有些不好的魏越禾。沈姣在心里冷笑一声,每次魏越禾都是这样。明明是她自己做错了事情,但每次都表现出一副她才是受害者的模样。

“姣姣回来了?”魏大夫人笑眯眯的先开口。

沈姣快速看她一眼,尔后扯了扯嘴角,“是啊,多亏了大少爷,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来呢!”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