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唐朝工科生 > 第五章 轻装上阵

第五章 轻装上阵

作品:唐朝工科生 作者:鲨鱼禅师 分类:穿越架空 字数:3476 更新时间:2019-07-13 03:10

大朝会抛出来的消息就像一颗颗惊雷,炸得朝臣一个个都始料不及。

昨夜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凌晨发生了什么,知道的人很少。

康德很疲惫,但还是主持了朝议。盖了皇帝印玺的圣旨,由马周传阅弘文阁诸学士,刚上位的杜楚客瞄了一眼,就是身体一颤。

再之后,皇后垂帘这个事情,也就成了小事。

甚至连垂帘的这个帘子,都是个装饰品,长孙皇后署理朝政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帘子。

皇权似乎是分散了,但是经历了凌晨的事情,马周根本没有半点兴奋的心情。哪怕他是弘文阁大学士,理论上应该是“首相”。

要不是还要顾及仪态,整个朝会都要变成菜市场。

实际上也不比菜市场好多少,小声的嘀咕传到外面,外朝小官僚们一个个激动不已。

等到散朝的时候,留在皇城吃饭的重臣们,一个个都是没胃口,连尉迟恭都少吃了一根鸡腿。

跟房玄龄打听消息的人不少,不过房天王口风严,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解释诸如太子尚在,垂帘是不是有“牝鸡司晨”嫌疑的废话。

在皇城吃完这一顿之后,房玄龄就没到晚上就带着人返回了江西。

至于张德,张公谨和李蔻拉着他聊天,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听着消息。毕竟还是自己人,张公谨也没有遮遮掩掩,把心中的疑惑,一一跟张德说了。

“操之,陛下身体……”

“再活个一年半载,应该也是没事的。”

老张没有跟张叔叔说假话,虽然张公谨他们,都以为这一次皇帝可能撑不过去,可能是要嗝屁了。

不过李家传统就是续命有方,太上皇要死要死多少年了?不还是能嘬点甜汤乐呵乐呵?就去年,还跟一个小娘子啪啪啪,身体可能吃不消,但又不需要他动,只需要他硬,甚至不那么硬也没关系,基本繁衍的功能还在即可。

大概也是受了儿子屡次三番晕厥的刺激,今年太上皇没有继续找小娘啪啪啪,反而老老实实地在长安洛阳欣赏欣赏风景。

二十多年下来,武德老臣该死的也都死了,不该死的,大部分在贞观朝也站稳了脚跟。

连武士彟都能混一顿饱饭,脑袋还没有搬家,这还用多想吗?

更何况,还是那句话,二十多年了,再熬个三四年,就是三十年了。再如何想不开,时间能冲走很多东西,

“那……皇帝就这么把江山社稷,交到了……交到了一个女人手里?”

李蔻声音拔尖,显然有些激动。

张叔叔也是发愣:“弘文阁如今职权扩充,七部似是要正式处于弘文阁之下?”

“谁知道呢,反正跟我没关系。”

笑了笑,老张道,“叔父又何必担忧这个。”

“老夫如何能不担忧?!你可知道昨夜,尉迟恭那老儿,差点按捺不住性子,几欲闯宫。”

“他不怕死么?”

张德冷笑一声,“还当是二十多年前的玄武门呢。”

“……”

“……”

李蔻和张公谨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张公谨又道:“房乔连夜饭都不吃,直接返转江西,这是要作甚?”

“办学、修路。”

说话间,张德给张公谨和李蔻倒了茶,给自己也添了一点,然后一边喝茶一边道,“淮上新修一条‘徐齐线’,是铁道。”

顿了顿,在张公谨惊异的眼神中,老张接着道:“从徐州出发,还有一条修往京城的‘京东线’。原京洛板轨,可能会改制为‘京西线’。”

这是一个超级工程,至少现在看来,是个超级工程。

为此,沿江各省都要分摊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供应。尤其是施工人才,江淮、湖北、江东、江西、河南五省府,都要筹办相当规模的专业学堂。

“汉安线”初步通车后,整个工程团队是没有假期的,分成三个部分,一是培养管理团队;二是转调他处继续参加工程建设;三是借调往学校任职,以充作临时教员。

很粗暴但是很高效的方式,不仅仅是外朝,内廷也会给予支持。其中很大的一部分资金,是由内府来解决的。

皇银内帑的现金储备,外朝早就垂涎三尺,但一直都没有机会染指。

这一次,皇银内帑打开了它的冰山一角。

以“太昊皇银”这个新马甲,通过投资的方式,一口气兴办二十家“皇唐系”大学。

是大学,教育部已经给了编制。孔颖达这一回,也懒得去寻章摘句给人寻找出处,最大最高的学校,就是大学!

拿到大学名额的地方并不多,主要还是集中在黄河长江流域的省府。

其中仅仅是“河南”,就拿到了皇唐河南大学、皇唐河南工业大学两个“皇唐系”编制,除此之外,因为洛阳地处“河南”,大唐帝国的核心院校,等同于留在了河南。

“太昊皇银”投资的时候有没有掺和私心,自然是不难看出,不过对京城的官吏们而言,却是兴奋无比。

早先国子监的系统,已经被孔颖达这个老狐狸自己抛弃了,再去摘选什么“人才”,那也是糊弄鬼。

这年头,能在京城厮混出人模狗样的,都很清楚,只有砸钱,才能跟着学武汉。

没有别的出路!

二十家“皇唐系”大学,都是为即将到来的“生儿育女”“修桥铺路”准备的。

放在以往,李皇帝和长孙皇后哪怕明知道应该兴办“新学”,但也不会这么去做,宁肯费时费力从武汉那里挖人,直到洛阳再也无法承载那么多官僚,然后形成庞大的京城冗官现象。

但是现在,释放权力的同时,又把更多的人才从繁文缛节中解脱出来,依托着国家的暴力机关,再两大强权的威逼利诱下,进行着前所未有的改头换面。

不管结果如何,毫无疑问“二圣”要做最后的一点点挣扎。或许那些从“皇唐系”走出来的莘莘学子,其实都很拥戴大唐天子呢?

将李皇帝和长孙皇后筹办“太昊皇银”,投资兴办二十家“皇唐系”大学的事情跟张公谨夫妇一说,李蔻顿时惊呼:“皇帝竟有如此魄力?”

“人之将死……”

张公谨拍了拍老婆的手,“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当年老夫前往大洛泊,其实也想过会不会死在路上,冯立当年捅的那一剑,要不是养了许久,还真是不知道结果如何?老实说,老夫在吃蝗虫那几年,是真以为自己会早死的。”

一声长叹,张公谨握着老婆的手感慨道:“也是那个时侯起,行事其实也就少了许多拘束,至多应付一下,也不过是为了妻儿。”

荒唐事也不是阿猫阿狗能闹大的!

“‘太昊皇银’有多少现金?”

李蔻忽然问道。

“谁知道?反正把眼下规划好的铁道都修起来,那是绰绰有余。论敛财攒钱的本事,这还真是没几个人能跟二圣相提并论。”

这个世界上,贵金属保有量最多的一对夫妇,就是李世民长孙无垢这两公母。

对已经放松下来的李世民来说,砸钱没什么难的,至于说给子孙留多少多少家当。这些砸出来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家当。

再退一万步讲,哪怕二十家“皇唐系”大学都废了,至少还有地皮、物业,至少还有这“太昊天子”的头衔,至少还有着大唐江山摆着看呢?

“‘京东线’……应当就是之前议论修往汴州的那条铁道?”

“正是,过汴州、曹州、宋州,然后进入徐州。千几百万贯,应该也能修起来。”

“那……南运河怎么办?”

“漕运三五十年内,都是绝不了的。更何况,有了铁道,那运河之水,不还能用来灌溉?沿途耕地之广大,前所未见。如今再想称宗道祖,也不消朝发夕至,车头呜呜一响,这个世家,那个豪强,也就灰飞烟灭了。”

“老夫总觉得,有点赶啊。”

张公谨抬头看着张德,“为何这般赶?”

“‘徐齐线’是要过兖州的,逢山开道遇水造桥……就这么过了泗水、汶水、济水,然后在黄河之畔,停下来。”

“兖州?汶水?”

听到这个,张公谨一愣,“皇帝是要通过铁道,由机车头拉着,前往泰山?”

“叔父……”

老张笑了笑,冲张公谨拱了拱手,一脸的佩服。

的确很赶,但李皇帝能够这么轻松上阵,这么爽快撒钱,赶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对李皇帝、对天下、对百官、对张德……都是有大大的好处,没人会拒绝一个“千古一帝”的临死“馈赠”。

姑且算是“馈赠”,哪怕它充斥着太多的私心,后来人提起这贞观二十六年的大建风潮之时,也只会佩服贞观大帝的惊天魄力。

至于那二十家“皇唐系”大学,该有多少徒子徒孙世世代代地去吹捧他们的“先师”陛下呢?

老张反正是不敢相信,也跟他没啥关系。

“叔父啊,皇唐湖北大学还缺个校长,我推荐了叔父,有没有兴趣?”

还在震惊中的张公谨,脑袋里只有“封禅”两个字,陡然又听到大侄子在说话,他脑袋里还是嗡嗡作响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嗯”了一声,好半天之后,他才叫道:“还要建湖北大学?!”

“‘太昊皇银’的现金何其之多……更何况,二十家大学,并非全部都是‘太皇皇银’全资,民部、省部都是要出钱的。其中招生考核,教育部联合湖北教育厅,会统一出题统一出卷,总之,是个累人的活计。”

“这湖北大学的校长,老夫当了!”

张公谨不傻,不但能离开京城这个漩涡,还能做一个“皇唐系”大学的建校校长,这还用想?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