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唐朝工科生 > 第九十六章 清浊难分

第九十六章 清浊难分

作品:唐朝工科生 作者:鲨鱼禅师 分类:穿越架空 字数:3496 更新时间:2019-07-13 03:10

此次赶赴楚地,薛仁贵很清楚自己是来干脏活累活的,一个“酷吏”的名头,是怎么都逃不掉的。

当然了,薛仁贵也无所谓“酷吏”不“酷吏”的,眼下作为朝廷大员,再更近一步,就是真正独当一面的大佬,和这个比起来,名声算得了什么!

苏定方这么能打,都一把年纪了,还混得不如他呢。

“仁贵公,蔡氏求见。”作为湖北警察厅的幕僚佐官,二十二岁的程俊是最年轻的一个。不过谁也不敢小瞧了他,拿他当后进末学来欺负。

因为爹不一样,程俊的爹是程知节,他兄弟是程处弼,他上一份工作是在武汉干的,现在这份工作,不过是从武汉调岗。

所以,同样都是空降,有的中央大佬家的子弟,在湖北警察厅就是吃闲饭的,但程俊却不同,这是肚子里有货的。

“处侠既然通禀,必有道理。”

将手中的文件放下,薛仁贵看着程俊。

“仁贵公,此乃蔡氏谷城房,和荆襄大二三房不同。甚至可以说互有嫌隙,上溯‘衣冠南渡’之时,蔡氏谷城房的先祖,受尽排挤……”

虽说受尽排挤,但好歹兜兜转转在襄州地面立下了根基。繁衍十几代人之后,才有了现在的蔡氏谷城房。

要说这是如何庞大的家族,倒也谈不上。属于很普通的地头蛇,只不过稍微有点良心,便是湖北警察厅深入调查,也没找出多少“黑材料”来。

整个蔡氏谷城房,颇有点无欲无求,凭本事吃饭的意思。

也有邬堡,也进行过土地兼并。但手段并不以“巧取豪夺”为主,反而是几百年来,都是疯狂砸钱。

所以蔡氏谷城房,属于荆襄老世族中,比较缺钱,或者说比较穷的一支。

紧要关头,拿不出多少现金来应急,这就是蔡氏谷城房的特点。

当年萧摩诃跟杨素过境,江陵内外都是被宰了一刀,唯独蔡氏谷城房,可以说是打开大门随便搜。

有惊无险平稳度过,损失不大,收获也不大。

“唔……如此说来,倒是要见上一见。”

薛仁贵不是迂腐之人,张德交代他的,是让他把荆襄大清洗一回。至于说清洗到什么程度,全看张德的需要。

一应领军人物超级豪门,也都被连根拔起,甚至连大型世家的家奴都被清空,力度烈度,历朝历代都是没有过的事情。

可相较一个残破的荆襄,一个还算完整而且乖顺的荆襄,显然更符合需要。

蔡氏本宗也被清洗的干干净净,这光景,要说谷城房趁势而起,倒也正常。只不过程处侠预先提醒了薛仁贵,这个才是谷城房,还真不一定是要来趁势而起的。

求存壮大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上下通吃的,朝野之间都是人。也有深耕地方的,各种X半城X半县,就是某些地方豪强老世族的特色。也有安安稳稳随机应变的,蔡氏谷城房,就是这种。

湖北总督摆明了要算总账,但这个总账,论不到他们蔡氏谷城房去。跟荆襄的大二三房,连五服都论不到一块,说是陌生人都不为过。

那些个没有被清洗到的地头蛇,都是忙不迭地拍马屁抱大腿,但蔡氏谷城房却没有这样干。甚至连凑钱圈地这个事情,也没有动作。

这次求见湖北警察厅少监薛仁贵,已经是相当的让襄阳城的老表们觉得意外。

湖北警察厅临时衙署原本是襄阳县的旧时县衙,隋唐更迭之后,南平这一带的官緳都进行了调整。有的衙门就成了功臣的产业,新衙门往往另行择选。

一般来说,州治所就在朱雀街的中轴线上。全国有六百多条“朱雀街”,那就有六百多个衙门正对着这条路。

薛仁贵此刻办公地点,离朱雀街比较远,更靠近襄阳城的东市。

此刻,不管是因为衙门还是因为市场,外面相当的热闹。

蔡氏谷城房的人都是面色淡然,他们并不以南平蔡氏或者荆襄蔡氏自居,传承这么多年,对外都是自称“谷城蔡氏”或者“筑阳蔡氏”。

所谓筑阳,就是谷城县的古称。

“大人,程处侠乃是卢国公府庶出,未必为薛少监看重啊。”

“卢国公?”

有个中年人微微一愣,摇摇头道:“老夫先行交结程处侠,非是因为其出身。而是因为他在武汉做过官。”

中年人是“谷城蔡氏”这一代的当家人大家长蔡行,这次跟随蔡行前来拜访湖北警察厅少监的,是他的两个儿子还有几个侄子。

之前开口说话的,便是次子蔡落。

“嗯?”蔡二郎一愣,“程处侠还在武汉做过官?”

“他自是称呼张湖北一声‘哥哥’,根脚便在此处。”

言罢,蔡行又道,“我们‘谷城蔡氏’,也非是要来阿谀奉承。只是你的几个弟佬,都在武汉念过书的,这将来的事情,在武汉而不在荆襄。此时用人之际,便是给武汉佬打下手,又有何妨?”

“是,大人。”

旁人多以为“谷城蔡氏”和别家一样有诸多家传,实际上他们只学《春秋》,各种版本的《春秋》都有研究。

如今在襄州的豪强们看来,这《春秋》,果然是好东西。

蔡氏大二三房都是本宗,尽数被剪除不说,那些个家传藏书,也都被湖北警察厅全部没收。

现在武汉教育局已经过来清点藏书,这些藏书由李善整理,然后入库武汉图书馆。

这是一笔极为惊人的财富,张德让薛仁贵突然返回武汉主持大局,也有保全各大世家家传私藏的缘由在。

对土狗来说,这些典籍只有广义上的意义,然而实际上,不管社会学还是历史学上有啥贡献,他都不看重。

始皇帝杀方士,他可不介意杀儒生,挨个放血都不怕被人攻讦一千年诽谤一万年。

不过早先就知道张德要对荆襄下手的曹宪,老爷子一百多岁红烧肉都咬不动了,还亲自见了一回老张,让他手下留情,人可以死,书不能毁。

而这些个荆襄世族之家传绝学,经李善组织人手初步整理,然后入库武汉图书馆,让京中一干大佬都是急得跳脚。

尤其是孔颖达,他可是惦记不少好货色有几十年了。

可惜,现如今孔总理身份特殊,就算想要开口讨要,他也不敢。

再者,名义上来说,武汉图书馆还是受教育部管辖,不过并没有行之有效的手段就是了。国朝七部衙门,想要争武汉图书馆管理权的,一个都没有少。

刑名法学、战争学、工程学、管理学、教育学、文选学……一个个部堂高官,并不介意豁出去不要脸。

只不过武汉图书馆比他们更不要脸,因为武汉图书馆门口竖着的是“天后”雕像,然后武汉图书馆正式定名之后,题字是李董的书法。

总之一句话,李唐江山彻底亡了,这“教化”的功劳,怎么都毁不掉。

身后名这个事情,老张也早就摸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脉搏。

现在还寻思啥呢?跟武汉决一死战?也得有那实力啊。

至于武汉系官商集团内部的斗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不管是跪舔君王还是盼着搞事换个君王,只要李皇帝长孙皇后还没死,武汉系官商集团内部不管如何狗咬狗,都要先保证利益一致。

什么是利益一致?除了利润之外,面对敌人,要共同进退。

利润和共同进退,是相生相灭的关系,剥离一个单独去考虑,都是不切实际的事情。

“听闻诸葛氏、葛氏已为荆襄幕府之干吏,想来两家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你们日后在两州行走,要多跟诸葛氏、葛氏亲近。”

蔡行这话让蔡氏子弟都是脸皮发抖。

长子蔡聚好一会儿才道:“大人,警察卫能够如入无人之境,正是因为诸葛氏、葛氏带路。若是同彼辈亲近,岂非同流合污?”

“同流合污?哈哈哈哈……”蔡行爽朗笑道,“谁清谁污,还未可知呢。”

“这……大人是何意思?”

蔡聚眉头微皱,在他看来,荆襄如此狼狈,之前警察卫雷霆一击三炮定荆州,固然是凶猛非常,超出了世家豪强的想象。

可是,后来警察卫进入荆楚腹地,简直就是“宾至如归”的待遇,要是没有诸葛氏、葛氏带路,根本不会这么轻松就让襄州世家豪强来提前准备的机会都没有。

能够在薛仁贵雷霆万钧之下全身而退的,只有类似他们“谷城蔡氏”这样的门庭。

蔡聚门路不算广,但也有同窗在武汉做事,他是知道的,京中豪门以及武汉新贵,都准备着开发“天竺地”。可是,开发番邦,对人才要求极高,清河崔氏在西域的作用,比十几万民夫还要有用。

原因很简单,有了清河崔氏,西域大兵搞多少子女出来,这些个子女在清河崔氏出身的老师教育之下,十五年之后,就是十几万民夫。

哪里需要关内费心费力地移民?

朝野巨头都尝到了甜头,这才有了朝鲜道诸事,这才有了东海宣政院以及现在天竺都护府的破烂事情。

以程处弼和张德的交情,加上贞观“冠军侯”在李皇帝心中的地位,中央到地方对他的支持,只会上不封顶。

而他们荆襄世族,就是这种联合绞杀之下的待宰猪羊。

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天竺都护府需要人才,荆襄有人才,荆襄的人才不但得罪了李皇帝还得罪了张操之,那么结果就简单了,你不死谁死?

蔡聚正因为知道这其中的些微脉络,才更加庆幸祖先的智慧。

看似平庸的家族经营,现在看来,却是抓住了一飞冲天的机会。

哪怕这个机会看上去有点暂定样子。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